你好,欢迎来到我要学-我要发|9528208.com!

我要学-我要发|9528208.com

数码港――香港式的互联网创业梦

  讯 香港数码港就像一个私生子,而且生不逢时。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前,承载着香港的互联网梦想,试图复制一个硅谷。一出生就遇上泡沫,再之后经济低迷,便没有人愿意提及互联网。现在的数码港想重新扮演扶持互联网创业的角色。从一个城市的大互联网梦破灭,到帮助创业者实现小互联网梦,数码港试图通过这个转型来重建社会对互联网的信心。

  对于这个建立于21世纪初的“数码港”,留给香港人的印象,多半是香港特区政府与地产霸权官商勾结,及乱用公共资源的标记。

  在2000年,时任香港特首的董建华忽发奇想,大力推行信息科技工业,政府在未经公开招标的情况下,把钢线湾临海优质地皮免地价批与李泽楷的盈科拓展,意图发展成类似美国硅谷的高科技中心。于是便成立一个“数码港”,并吸引国际IT界一级大企业来港成立科技园,但随着2001年互联网爆破之后而令整个计划变质,政府的如意算盘亦应声被打破。

  数码港的互联网梦

  97回归不久却迎来亚洲金融风暴,香港楼价大跌,不少港人沦为负资产,消费欲望低迷,香港并开始步入长期的通缩期。2000年,香港经济忽然因为互联网潮似乎“起色”。

  1999至2000年的香港确实出现大量互联网相关企业,部分更成功上市。“数码港”发展本是一幅美丽图画。不过,由于部分成功上市的互联网公司只为概念股,市盈率被炒得过高,惟盈利能力未达预期,最终互联网泡沫于2000年前期爆破,互联网股价大跌。不少互联网公司开始裁员减薪,部分被逼结业或被收购。

 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除了零星关于配套地产项目落成的新闻外,这个承载着香港互联网梦的“数码港”似乎慢慢被人遗忘。

  创业者的互联网梦

  互联网泡沫破灭后,大财团们对互联网不再有信心,无论是私有化退市还是科技业务转型,资本不再围着互联网创业者转。10多年来,创业者始终找不到资金发展,也成了香港互联网产品发展的死结。

亚博app更新  2010年,新的数码港行政总裁周文耀上任,他希望数码港的发展,能透过各种计划扶助创业,提供支持,开拓商机。并指出:“我不是追求数码港本身的成就,而是藉它带动整个行业和社群的发展,让香港经济也可以从中获益。当然,我们培育的公司,最终能否成功就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,正如大学只是提供教育,不能保证毕业生飞黄腾达,但我们会不断优化装备提供更好的支持。”

  如今,只需你年满18岁,有一张香港身份证,以及一个关于互联网的创意idea,或者打算成立一家互联网公司,就有机会得到数码港的资助或者培育。事实上,数码港自05年起,开展培育计划,至今共培育189间公司,资助总额高达8,137万元。目前有66间公司接受培育,过去122间完成培育之企业,当中有七成仍在营运。

  对于香港数码港,留给港人的印象多半是特区政府与地产霸权官商勾结,及乱用公共资源的标记。从一个城市互联网梦的幻灭,到帮助创业者实现互联网梦想,这个曾被草率规划为"香港硅谷"的数码港见证了十多年来香港互联网行业的兴衰,也继续谱写着这个港式互联网梦。

  互联网梦几何?

  10年前的互联网泡沫,令香港社会对互联网带动经济不再抱有幻想。随后爆发史无前例的“SARS”疫情,更让市民消费意欲受严重打击,楼市及旅游业均受重创。直到后来推出自由行,才为香港经济带来强劲的增长动力,却也为社会带来无穷争议。

  香港不再是一个属于互联网梦的城市。但是,互联网创业的精神却得以保存。互联网创业家们,顶着来自社会的压力,把甚至公屋、大学课室作为自己的创业起点,试图在新的互联网热潮中闯出一片天地。

  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香港互联网创业公司开始崭露头角,越来越多的创业小区,天使资本重新开始关注这群带有互联网梦的创业家。同时,一家家数码港资助培育的互联网公司也在作为“成功案例”被广泛分享,并激励着更多内心身处也有互联网梦的香港年轻人。

  数码港的互联网使命

  我们不应该将太多偏见赋予数码港,即使它的建立或许曾经是香港政府一个未经严谨规划的决定。但是,在我们还有梦想的时候,谁不曾疯狂过?真正可怕的,是这个城市有一天失去梦想,停止创新。

  既然数码港在互联网泡沫中跌倒过一次,让整个城市的互联网梦不再。现在数码港,更应该扮演一个支持互联网创业的角色,重新带动互联网创业环境,圆创业者的互联网梦。我们并不指望仅通过数码港的资助培育计划,就能重建香港城市对互联网的信心。但是,这将是重要的一步。

  从一个城市伟大互联网梦的破灭,到帮助创业者实现自身的互联网梦想,数码港见证了十多年来香港互联网行业的兴衰,继续谱写着这个独特的香港式互联网梦。通往梦想的路能走多远,我们拭目以待。